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宝圩早市

2018-09-14 16:15:44

宝圩早市

□  李建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宝圩的集市日改在清早。也许是生活的时代不同,赶惯了午后集市的我,因而赶不惯早市。我虽生活在宝圩的近旁,却无缘赶过早市。    那天,我为了帮老婆卖米,早早被老婆从被窝里揪出来,服服帖帖地带上睡眼惺忪的朦胧,拉上人力车上街。我多少有些埋怨,这样早的时辰,谁来跟你买米呢?!    从家里到宝圩有两公里多,拉米到宝圩时,只用半个小时,远远望去,路灯闭上眼了,黑乎乎的一片,沉寂的宝圩还在睡觉呢!再细看,街心朦胧泛起几缕淡淡的灯光,若隐若现,像萤火,似星星。我清醒了许多,意识到,有人出早市了!身后不时有摩托车、拖拉机、汽车奔驰而过,“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我不由念起这句诗来。    走进街口,隐隐约约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嗡嗡地如同岩洞中水流发出的沉闷声;越走越近时,声音越来越清晰,越嘈杂,是人们在围着老板讨价还价。老板在昏黄的灯光下,戴上老花眼镜,眯着眼细看斤数;卖米的农民对看公平秤,拿到钱后辨认纸币,没事后就挤出人群买东西去。继而喧闹声,讨价还价声,人声鼎沸!我顿时傻了眼,天还没亮已经成闹市了!抬眼望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只有几颗星星在闪烁,偶尔有一两只惊起的小鸟飞过集市上空。人们无暇顾及这一切,只埋头做买卖。他们是做买卖呢。    约摸过了两个小时,天空染上了一层灰白的色彩,先是乳白,继而通红,农贸市场渐渐亮白起来!赶集的群众陆续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偌大的集市挤满了人、车,买的,卖的,匆匆忙忙,或喜形于色,或各怀心事,或怜惜价贱,或自叹价贵,满意的,无奈的,叹息的,各色各样,应有尽有。不过,9点钟光景,市场上人渐渐稀少了,人们匆匆地赶回家去,市场上很快空旷起来。    我不禁感叹:变了,宝圩变了,市场也变了!想当初,宝圩集市日是在下午才成市,上午市场上人影寥寥无几,人们都在上午忙完农活,吃了午饭,才慢条斯理地赶街,直至天黑。不少老汉趁集市日相聚集的机会,聚到饭店里点几样菜,打上几斤浊酒,边喝边聊,海阔天空,无所不谈,直到一醉方休。也就是这个时候,“醉汉满街走,人穷贪酒多!”的景象写满了宝圩,这是对那个时期午后集市的写照。而近些年来,宝圩人凭借聪明才智,科学种养,责任田五谷丰登,家家户户家禽满棚;更有不少群众,利用临近边贸市场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从事边贸生意,从事山皮黄果、龙眼果加工,从事特色产品云片糕、酸菜加工,不少人成了大大小小的老板。宝圩钢材市场的触角已伸到周边乡镇、周边县市!群众的脑子不再被各种各样的清规戒律束缚了,聪明不再闲置了,本事派上了该有的用场。于是群众的腰包鼓起来了!“瞧,我有的是钱!”农民朋友理直气壮拍拍口袋,骄傲地说。是啊,宝圩变了,农民变得富足了,不再为生活忧愁了,更多的人知道时间的宝贵,它可以创造更多的财富,于是闻鸡起舞,卧薪尝胆,大干一番!“风风火火闯九州”的农民多着呢!醉汉少了,懒汉少了,养殖人多了,生意人多了,在崇左,在广西,在全国,乃至东南亚各国,生意场上到处都活跃着宝圩人的身影!    早市归来,我不由感叹,边陲宝圩早市的风景真好!    

合成纸图片
北京公馆-保定
激光针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