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百人会北大先行高原锂电行业超高速

2019-09-14 07:41:30 来源: 铜川信息港

  【电动汽车百人会】北大先行高原:锂电行业超高速发展在原材料方面的可持续性

  1月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18)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北大先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总裁、CEO高原发表了主题演讲,演讲内容如下:

  北大先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总裁、CEO 高原

  谢谢组委会邀请,给我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今天我演讲的题目、跟大家分享的 题目就是锂电行业超高速发展在原材料方面的可持续性。今天讨论分三个部分。

  其实这个图大家都看了很多,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动力锂电正在超高速发展的时期,从这个图表上可以看出来,比如到2025年,我们要有700万辆的年销售的新能源汽车,装机量超过500GWh。当然这种高速发展对我们行业来说是非常好的机遇,我们从业者都非常喜欢这种超高速发展,虽然也带来很多挑战。我们的问题就是,这种超高速发展是不是可持续的?当然一个很明显的条件就是说,在市场成熟之前,当然我觉得这个大家可能2030年以前不用担心这个事情,因为我们今天也看到很多演讲,2030年新能源汽车我们能达到差不多一半,在这之前应该还离饱和很远。其他的三个方面,电动车经济、实惠、方便,用户的良好体验和安全,这是从用户的角度必须要满足的。今天我们听到很多演讲,我们需要很多技术上和商务方面的创新。一点,我们可能关心的不是很够,上游的原材料能不能支持这么高速的发展,我管它叫战略元素的充足率,今天我想从这个方面也跟大家探讨一下。

  回到刚才说的技术创新方面,因为我是做材料的,从材料的角度。首先,我们从正极的角度来说,虽然正极我们经常在各种报道上听到林林总总的很多正极材料,其实锂离子电池的正极材料有一个关键的要求,就是他必须提供锂离子电池中所使用的全部的锂,除了电解液那一点点锂,所有的锂离子来回做负载电荷的锂,都是来自正极材料。当然,作为正极材料还有很多其他的要求,比如说电压得合适、得导电、容量得大,其中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约束条件,就是提供所有的锂,待会儿我再回到这个问题。因此,所有的正极材料,虽然林林总总其实就是三大类,一类是橄榄石一类,还有层状,刚刚说有钴酸锂、三元、富锂,其实经济结构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某种变异而已。第三类,现在有很多做高电压的5V的尖晶石。这方面工作我们还是有很多改善的工作可以做,而且我们也正在做,但是这方面的进步是一个低风险的、速度比较慢的、小步的进步。我这个地方画了这么一个尺,从下面是低风险,往上是高风险,风险越高回报越高,我们跳出这个现有的框子,现在我们听的很多的就是全固态电池,全固态电池它当然好处可以用锂金属,用了锂金属负极的能量密度就大大提高了,当然好处就是固态电解液室温下的电导率,还有大家不谈的一个事情,即便我们用锂金属做负极,虽然算起来能量密度很高,比如你算出来需要一公斤的锂金属,可能要往里面放三四倍所需要的锂金属,因为每一次锂金属循环回来的时候他都会形成一个新的表面,新的表面会消耗一部分锂。

  风险度更高的,其实这个概念我已经提过很多次了,今天再重复一下,依然利用业态的锂离子电池,但是我们把正极材料的约束抛除掉,怎么达到这一点呢?我们就是在负极方面,我在美国工作的时候曾经领导一个实验室,我们曾经做了这方面工作的尝试,就是用钝化的锂金属粉末把它掺到负极,制作过程中使它在负极中能够引用。当压实以后,再加上电解液的时候,大家做过电池设计工作的都知道,这个锂金属就不再存在,就变成锂离子,进到了负极材料之中,这时候我们负极就变成了一个充满电的锂离子的负极,不是锂金属的负极。这个时候我们正极就可以用各种各样的不含锂的材料,我们只考虑它是不是安全、是不是低成本、使用量是不是高、是不是导电等等,其他的条件依然可以满足。我们当时还曾经做过一个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是二氧化锰,想在这里抛砖引玉,并不是说这个技术路线是的技术路线,当然今天这种技术已经在一些特殊电池上开始有一些应用,因为他还要解决很多工程方面的这些问题。抛砖引玉就是希望达到不光在电池设计方面,还有工程设计上,比如说我们今天制作锂离子电极的方法,没有跟20年前差太多,很多地方我们都应该有一些跳跃式的发展,当然每个公司和每个公司的情况不一样,风险承担不一样,我们总有一些人做低风险有保证有回报的工作,同时也有少部分人致力于一些高风险、高回报长期的跨越式发展。

  以上是技术方面,再回到资源方面。刚才我们看到了一个超高速发展对电动车。把它翻译成关键原材料的需求,我的同事做了一个非常保守的估计,比如说钴,按情况推测下,我们假设以后都用高镍的三元,钴的需求量是非常小的,因此我们得出2025年依然会需要10几万吨的金属钴,锂不管用什么材料,当然用磷酸铁锂,锂的用量小一些、三元锂的用量高一些,为了达到我们2025年电动车的目标,我们碳酸锂的当量要将近40万吨,现在我们还不到20万吨,这是全球的锂,用在电池上的锂,当然仅仅是一半。

  总而言之,未来如果要达到能支持这么高速的发展,我们未来的几年,不到10年,七八年的工夫,我们要多出来30万吨的碳酸锂的需求量,这些锂从哪里来,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过去的经验。举一个例子,在全球矿业市场分析方面做的比较好的一个英国公司Roskill,我知道预测未来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尤其是预测10年以后,我这里2013年预测2017年的报告,今天2018年回过头来看看准确度,它把新增的碳酸锂预测分成两大类,一类就是现有的当时2013年老牌的碳酸锂的制造商,当时2013年他把所有比如说智利的SKM,还有阿根廷的我原来的老东家,还有国内的一些,4年他们扩产扩出将近9万吨的碳酸锂。回过头看,大概扩产出来只有他说的不到一半。这个地方圈红圈的就是那些扩产接近成功的,因为有的不是完全成功,没有圈的离扩产差远了,这还是老牌的,这些是有经验、有资本,成功率是一半左右,还有更多的全新的,新的项目、新的矿产公司4年以后会林林总总大约有十几万吨的产量,所有这些有智利、阿根廷的、美国的,炒的沸沸扬扬的,所有的项目4年以后只有丰田做到,阿根廷勉强其实也没有达到他的目标,我给他圈的红的,只要超过50%就算成功,而且今天碳酸锂也没有达到我们电池级的水平,只是锂出来了,还有拿到我们四川做精加工等等。即便如此,就算给他A吧,得了满分了,也仅仅是回过头来看成功率10%,老牌的成功率50%,新兴的矿业公司10%,为什么呢?因为开矿需要很长的周期、需要很多的资本、需要很多的经验,尤其当时有一个公司做的不是太好,也使得现在很多新兴的矿业公司融资变得非常困难。我举这两个例子

  ,有时候各种市场分析公司会说,大家不用担心,所有加起来的有几百个项目,未来会得出40万吨、50万吨的碳酸锂足够用,其实开矿的周期很长风险很大。因此,我们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包括回收,刚刚中南大学李教授谈到了这一点,主要从环保方面,但是从我的方面,我做了一些计算,如果不这样做,这些关键的战略资源是不够支撑我们高速的发展的。即便我们的车做的非常智能化、性能非常好,但是锂不够照样达不到500GWh。

  这张图是US Geologica Survey全球锂资源的分布,我们看到中国尤其青藏高原占的比例非常高,昨天像青海的王省长专门做了介绍,我觉得我们青海在全球的出行电动化方面能够起到一个很大的作用,因为我们青海有很多的盐湖锂资源,必须利用起来,现在利用的还比较少,刚才李教授说了,我们超过70%的锂是进口的。

  下面介绍一下北大先行集团。我们刚刚提到了青海,青海有我们的正极材料的一个生产基地,同时,在青海西宁还有一个隔膜生产基地,在海西东台吉乃尔有锂盐湖的开发,东海岸有山东泰安的正极材料工厂,江苏北星马上要投产的电池隔膜的生产基地,我们在华南还有一个营销中心,东北还有一个鸡西石墨矿。我们就是立足中国但是要放眼世界,刚刚说我们在北京有总部、还有研发中心,同时我们现在正在规划硅谷欧洲和日本的研发中心,因为这个出行电动化、智能化相当于一个工业革命级别史诗般大的变化,对全球人类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此,我们仅用一地之力、一国之人才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一方面我们需要技术的创新,一方面我们也需要全球的资源来支持高速发展。我在这里呼吁,我们国内的企业应该具有一个全球的视野。今天上午北汽的郑总特别提到一个开放的平台,如果不是一个全球交流的情况下,我们很难达到创新需求的目标。同时原材料的角度来说,我们也不可能仅用一国的原材料来满足全球出行革命的需求。因此,我们说既需要人才,还需要材料,当然我们也需要资本。

  (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针对本次会议,汽车进行全程直播,欲了解更多详情可关注以下专题链接:

  PC端:

  移动端:

  文章标签: 电动汽车百人会

老人得了老年痴呆能活多久
儿童口臭
小孩中暑怎么办
儿童中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