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夫宠妻 第二二四章 一局来定输赢

2019-12-05 06:13:03 来源: 铜川信息港

憨夫宠妻 第二二四章 一局来定输赢

沈竹茹脸色早已经在看到这条大白鲨之前就变了,如今更是掩不住的担忧。

以慕风华与炎陵二人之间的出场次序,对于慕风华而言是很不利的,除非二人一同出场,终看谁的胆量更大,迎接这一次的挑战。

只需要一点血腥味,大白鲨的凶猛便会彰显无遗,无论对谁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水里毕竟不是人类的主场,可也不是说没有机会。

但那也是在谁都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而且还是需要拥有着武器的情况下,否则,赤手空拳对付大白鲨,那跟去当鱼饵有何分别。

看台之上,沈竹茹等着出场之人,等来的却是两人同时的出现。至少,这样倒也算公平。

“慕风华,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跳下去,独自战胜这条大白鲨。若是你能够干掉它,至少这场赌局便是你赢了。”炎陵站在慕风华一旁笑着说道。

“那你怎么不跳下去先,若是你能够杀了这条大白鲨,我也很乐意对付下一条。”慕风华不甘示弱的应道,同样淡然一笑。

“为了一个女子,让你这般拼命值得吗?”炎陵无视慕风华的说辞,转了话语问道。

“你又何尝不是为了一个女子跟我纠缠不休,你若觉得不值得,我倒是很乐意看到你放手。”

“呵呵,你倒是打的好主意,只可惜,能够遇上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子挺难的,我不想放手怎么办?”

“彼此彼此,既然如此,手底下见真章不就好了,大家一道下去。谁先得手便是谁赢,亦或是谁先爬上去,便算输,有没有胆量比试一番?”

“哈哈,真是好打算。不过,这样挺没意思的。不如咱们除了赌一赌谁人更胜一筹之余,也赌一赌。茹儿到底更在乎谁。若是她在乎你更多一些。这场赌局便算我输。我炎陵喜欢一个女子,争取过后,她若依旧不愿意。那我也不至于真的那般强人所难。强拧的瓜不甜。”

“你有这般好心?”慕风华眉梢一挑。

“这不是好心,而是赌你的运气。你可比我伤得重,说不定那条大白鲨率先攻击的人便是你,如此一来。我坐收渔翁之利,等你落败。若是茹儿不救你,我正好看你落败或是直接被这条大白鲨吃了,那么茹儿我娶定了,而且可以保证不似你那般对她诸多隐瞒。会照顾她一辈子。就算她此刻心里头还没有我,我也乐意花一辈子时间去努力。可若是你自己先临阵脱逃,那可就怨不得我了。也省了麻烦。一局定胜负。”

慕风华沉默片刻,望了眼沈竹茹所在。见她紧抿着唇,却还是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来,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心里头立刻大定。

“好,我愿意与你一赌,不过要你我一道入水,赌一回运气,也赌一回小茹的心。你的话我也可以奉送给你,别说我占你便宜。”

“那好。就看谁人在她心中更重,不过,你自己可要小心了,别丢了性命,如此一来,我也只能跟你说声抱歉,抱得美人归了。”

“你休想,小茹由始至终都是我的妻子,想要染指你还欠缺了点。”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炎陵勾唇一笑。

高台所在,沈竹茹并不知道二人之间的赌约,而是对云崇水劝说道:“王爷,这场比试太危险了,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势,一旦入水恐怕凶多吉少,我看还是取消这场比试,权当二人打平可好,不是说三局两胜吗?这一局平手,不还有两次机会吗?若是在打平了,多再想个比试内容便是,何必那性命来赌。无论是谁出了事情,对于贵国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您说对吗?”

“沈小姐此言在理,也感谢你对吾国的关心,不过你大可放心,这场赌约双方自愿,都是签了生死状,与人无由的。你若是不愿意见到二人受伤,大可喊停,只是你要想好替谁喊停,别忘了,被喊停的人,是会输的结局。哦,对了,你若是现如今算起来,这慕风华已经输了一局,冰雪狂狼那一场战斗,他浪费的时间过长,依然处于劣势,你若是这次替他喊停,那可就是输了两次,如此一来都不需要第三次比试,他就已经输了。”

云崇水淡然而道,话里话外都在提醒着沈竹茹考虑清楚,告诉她慕风华如今才是劣势,喊停可要考虑清楚状况,别将慕风华弄出局了,当然前提是沈竹茹根本就不考虑慕风华。

沈竹茹抿了抿唇,心里头很复杂,想喊停,可是又担心真的如同云崇水说的那般,可又担心这里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让她做了错误的选择。

云崇水并不着急,静静等待着沈竹茹的答复,因为他有信心,她一定会喊停,而且会是他想要的那个答案。

沈竹茹犹豫着,望着已然站在边上已然蓄势待发的二人。

该如何做呢?

“小姐,少爷既然已经处在劣势,不如喊停,替凌王喊停,让二人打平先。”月央开口劝说。

“少夫人,少爷如今伤势不轻,实在不适合下水,少爷更是真心待少夫人,还请少夫人您慎选。”七宝虽然并未明说,话里却还是附和了月央的提议。

“事情真的如同表面上这般简单就好了,你们难道看不出炎陵与宣王之间的关系密切,难保这其中不会藏着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万一被设计了,你说当如何是好?”

“这个……”七宝一时也无法再说什么。

若是真的这般,吃亏的人毋庸多言,自然会是自家少爷,这可是他不愿看到的。

“小姐,应该不至于吧。既然都说是比试了,应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在里头吧。”月央有些不肯定的应答,连她自己说出这话后也有些不确定了。

“我也希望如此。可惜。我虽然算是关键之人,却不是终掌握主权的那人,一旦选错了,就没得后悔了。”

一时间无论是月央还是七宝都没办法给出任何建议,只能保持着沉默,暂且走一步算一步。

扑通扑通两声落水声,只见慕风华与炎陵同时跳入水中。直接吓了沈竹茹一跳。

不过也是此刻。她才注意到二人并非赤手空拳,手里头都有一把匕首。

只是以大白鲨的体积,匕首在他面前就跟牙签没什么差别。是否能够真的致命,连沈竹茹都不敢确定。

“上上上……”会场上一阵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喊声,每个人都声嘶力竭的喊着,震耳欲聋。

哗啦啦的背鳍破水声响起。原本还只是在另一端悠游的大白鲨如同闻到了腥味的猫儿一般朝着二人所在缓缓游来。

因为赌约的关系,慕风华与炎陵彼此分开一定距离。并未靠在一起,这大白鲨到底冲向谁,除了决定谁的危险性更大之外,也决定了这场赌局终的结果。

一旦沈竹茹喊出谁的名字。便注定了这场胜利属于谁。

慕风华心情忐忑着,他无法确定沈竹茹会否喊他的名字,更不敢肯定万一这大白鲨游向炎陵之后。会否因此让沈竹茹心软喊了炎陵的名字,替他认输。却反倒是让他输了这场比试。

如此一想,慕风华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大白鲨游向炎陵。

心中有了决定,慕风华望着悠游而来的大白鲨,直接在手臂上划开一道血痕,一瞬间就让鲜血流了出来,在水中蔓延开一条纤细的红色丝线,挑动大白鲨的凶性。

果不其然,慕风华这般举动,立刻让大白鲨的速度增加,朝着他而来,那速度明显加快了至少一倍,不再慢悠悠而来。

整个斗兽场的距离本就有限,这番一加速,留给慕风华的时间便很短,给沈竹茹考虑的时间就更少了。

该如何选?

沈竹茹心中矛盾不已,还未确定好决定,慕风华已然与大白鲨只剩下不到五米的距离。

五米的距离看似长,可跟大白鲨的体长比较,真的短的可怜。

次短暂的交锋,慕风华虽然并未受伤,可整个人也被大白鲨庞大的身躯撞飞出去,却也在大白鲨体表留下一道伤口,鲜血随之流了出来,染红那一小片区域的海水,如一条红色丝带在水中,却也激起了大白鲨的雄性,亮出了那一口锋利的锯齿状獠牙。

“好。”月央兴奋的喊了声,为慕风华的首战喝彩。

沈竹茹的胸口一揪,看到了慕风华的状况真的不乐观。

若是再不喊停,他说不定就会交代在那里。

沈竹茹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将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却是推算出云崇水之前所言会是一个局的几率高达七成,虽然七成不算太多,却也是超过了五五之数。

赌还是不赌?

“啊”月央一声惊叫吓了沈竹茹一跳,却也让她看到了水中慕风华与大白鲨竟然成了贴身的搏斗,而慕风华此刻一手插入大白鲨的鱼鳃缝隙处,手臂上鲜血直流,被这条大白鲨带着在水中窜来窜去,一看状况不太妙,哪怕他此刻还不至于有性命危险,可是是失血过多也会死人的。

咬了咬牙,沈竹茹目光坚定的望向云崇水。

“王爷,我替慕风华认……输……”

“小姐少夫人,不可以。”月央与七宝异口同声道。

“沈小姐,你确定要替慕风华喊停?要知道他已经输了一局,若是喊停可就彻底输了。那你就要嫁给凌王无法反悔了。”

“多谢王爷提醒,我要替慕风华喊停,请你尽快派人救他们上来。”沈竹茹抿唇应道,不改初衷。

“确定决定不改了?”

“嗯。”沈竹茹点了点头,这才就爱你云崇水起了身,打了个手势后,随着之前那位主持人宣布沈竹茹替慕风华认输之后,立刻就有人开始动手救人,率先救上来的自然就是炎陵,至于慕风华因为与大白鲨胶着着,暂且没那么快救得了,需要先把场地的水放出去,拉救人。

在这段时间里,若是慕风华无法坚持住,兴许就真的死了。

炎陵此刻的心情是纠结无比的

本该是他胜利的局面,怎就出了预料之外的结果。

当慕风华被救下来的时候,他的伤势真的很重,失血过多让他很虚弱,不过至少保住了性命,也胜了。

“我赢了。”慕风华望着炎陵,虚弱一笑道。

“愿赌服输,不过,我输的实在有些不甘。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食言,只是不想你太舒坦的娶到人。我明日里就举行婚礼,我会告诉她,是我赢了,是我要娶她为妻,让她不知道新郎官是你。届时若是新娘子跑了,可别怪我,谁让你伤得这般重,正好让我报复一番,算是对你的一番敬意。”炎陵咧嘴一笑,笑得不怀好意,随后趁着人不注意在慕风华身上扎了一针。

“你……”

“好好睡一觉吧。明日里当你的新郎官,至于结果,那就看你的运气了。”炎陵拍了拍慕风华的肩膀,再他不甘的目光下昏迷过去。

炎陵一挥手,让人抬走了慕风华,走到了沈竹茹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

“茹儿,我赢了。我知道你心里头有我,否则不会替慕风华喊停。你放心,我会娶你为妻,明媒正娶,咱们明日就成婚。我还让慕风华当宾客,让他羡慕嫉妒去。宣王,明日的婚礼拜托你了。”

云崇水轻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定然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至于举办场地,不如就在行宫之中,如何?”

“多谢。”

沈竹茹脸色微微一变,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头顿时空了。

她居然输了,怎么会?

虽然不愿相信,可看着已然被带走的慕风华,听着眼前二人的对话,沈竹茹紧咬唇瓣,心乱如麻,迷迷糊糊中就被带走,月央此刻也抿了唇,只能轻叹一声,不敢多说什么。

至于七宝,早已经被拦下,不许跟着沈竹茹,只能转身去找昏迷中的慕风华寻求指示。未完待续。

...

艾玛医院做个B超多少钱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河北牛皮癣医院哪家
辽宁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舟山治疗宫颈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