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车辆与从业人员标准化将导致出行费用巨2019iyiou

2019-05-14 18:45:56 来源: 铜川信息港

8日,北京、上海、深圳三大城市齐发约车细则,三地细则显示,“对约车管理趋严”成为共识。一时间,租车平台方和软件用户都叫苦不迭,认准出行行业大规模涨价将至,“互联+”终输给了传统思维。与此同时,朋友圈、各大社交媒体也是高潮迭起,约车司机的自述、平台方的控诉信、普通用户的郁闷与不满…充斥在互联的大街小巷。

但,真的是这样吗?新准则于企业发展于用户体验真的如此之不堪吗?我却不这么认为。

推动车辆与从业人员标准化将导致出行费用巨幅上涨?

目前,该意见稿已经对车辆本身也提出了硬性要求: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2.0L或者1.8T、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7座乘用车排气量不小于2.0L、轴距不小于3000毫米、车长大于5100毫米。

该细则对于汽车排气量和轴距的要求,几乎排除了所有15万元以下的家用轿车。这几乎给滴滴出行APP下的“快车”功能判处了死刑。滴滴方面表态称,目前从事约车的车辆符合新轴距要求的,不足1/5。而如果使用15万元以上的中高端车型,则低价专车很有可能会消失,滴滴方面表示约车费可能会上涨到当地出租车价格的两倍或以上。

同时将成为稀缺资源的还有顺风车。对于“合乘”,京沪也做出了每天限接2单的限制,这也将导致顺风车供应降低。此外,京沪还规定,“平台所提供下载的合乘软件应独立设置,不应与巡游出租汽车打车软件、络预约出租汽车软件合并”,如果该条规定一旦落地,未来“顺风车”必须单独开发APP,与约车和出租车叫车APP分割,这也会减少顺风车司机数量。此外,三地细则均显示,三地均需要增设办公场所、服务点和管理人员,以处理好服务司机、用户投诉、审查合规等问题。

推动任何新鲜事物的标准化从来不是一件坏事。

管理层期待约车在未来具有一定的辨识度其实可以理解,因为此举在一定意义上可以为乘客提供一个安全信任方面的背书。用意虽好,但如此变态的高准入车辆门槛确实与出行现状有较大出入,这样的门槛也不符合短时间里市场供求关系主导下的费用标准,那么接下来的费用标准是否会为大众所接受,成为了市场的悬念。

悲观情绪并非空穴来风,但是从普通用户的角度来看,更加舒适的乘坐体验和乘车空间不是一件令人反感的事情,让我们担忧的其实还是出行费用。但是不要忘了,在这起事件发酵前,某打车软件已经开始了半遮半掩的涨价。事实上,即使没有这次的利空事件,约车也注定是要涨价的。毕竟企业有自身盈利目标,约车从业者也需要收入,补贴的终点就是涨价的起点。如果你接受不了这种程度上的涨价,那只能说明,你并不是约车的真正用户。准则制定者并非傻子,过高价格导致移动出行夭折的巨大损失也并非高层愿意看到的。

专车从业者大规模出局后专车将无人可开?

本次征求意见稿受关注的条例是:具备北京市户籍,具备北京市核发的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行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也就是说以后想开专车,司机必须有北京户口和北京车牌。无独有偶,上海市出台意见稿也要求司机具备上海户口和上海市车牌。滴滴方面给出的回应是,该举措将导致专车司机大幅度减少,比如上海市已经激活的41万多名司机中,有上海户口的只有不到1万人,所占比例不到3%。

这意味着约车市场的供求关系正在发生改变,如果该细则严格执行,那么专车司机甚至是合规的正规专车都将瞬间成为稀缺资源,那么涨价无可避免。

真的不可避免吗?

不可否认,任何有关“地域限制”的话题都是舆论重灾区。过激言论和敏感内容的传播不断在互联发酵,这也将导致市场将新政过度妖魔化甚至是歪曲管理层的用意。我想管理层的真实用意是,在出现领域这个高频次高风险的场景下,户籍制度可以有效进行风险防控。不可否认,在任何城市里,本地人都受雇主的青睐,一方面本地人拖家带口,铤而走险的几率非常小;另一方面本地人档案与历史有据可循,即使发生了违法行为也可以快速调档方面后续一系列维权手段的实施。

从目前专车从业者的资质来看,此举确实是一颗重磅核武不假。但,这一准则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利好,因为这条准则终于与一个本不该在出行变局中被遗忘的群体进行了对话——出租车司机。

以北京为例,传统出租车公司的从业者以本地人为主,这类人群也是未来出行领域的精英员工,一方面这类人群长居本地人人堪称活地图,另一方面目前的出行变局对这些“正规军”的影响空前巨大。这些为出行事业作出贡献的人群长时间受到出租车公司方面的压榨,却在互联变革中被抢去生意成为了受害者,这其实是所有人不希望看到的。

约车的出行,催生了大量新入行的专车司机。但是面对互联变革和高昂的份子钱压力时,那些地地道道的老司机大多选择的却是守住这份算不上铁饭碗的铁饭碗。新准则的出台,恰恰是在对这类人群抛出橄榄枝,鼓励现有出租车司机拥抱变化。此举同时也是在变相对传统出租车公司施压,饱经垢病的“份子钱”制度也必然面对改革。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新准则的出台确实会使兼职专车司机大大减少,但“老司机”们的加入却也让我们对约车的服务体验充满了期待。让专业的人专业的事,难道不是你我共同期待的结果么?新准则不希望专车成为一个低门槛职业,也明显不希望过多社会闲散人员进入,从出发点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而真相就是,你不能一边在朋友圈看着“我是约车司机,这是我的故事”等鸡汤文感慨万分,一边又对刚刚那个不认道态度又不友好的专车司机耿耿于怀。十全十美这件事情,不会发生在专车行业,以及任何一个行业。

我们希望专车行业淘汰掉那些不靠谱的司机,以及不靠谱的车辆,但又没有想到一个去衡量界定这些因素的标准,这才有了充满争议性的户籍制和车辆标准。可以肯定,准则还会优化,我们的出行体验只会更好。

不可否认,即使拥有一个好的出发点,但现在准则中的户籍限制、车型限制绝非是我们愿意看到的解决方案。然而,没有一蹴而就的改变,所有正向的改变都是由一个接一个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逻辑链条所组成,别轻易就为约车行业判下死刑。

也许好戏才刚刚开始。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创教育-教育行业-文创教育头条新闻资讯
滚雷进口车获5亿元战略投资投资方为中远海运集团物流基金
王振辉:汽车后备箱收取快递将于今年落地
本文标签: